书画评论
位置:首页 > 书画评论
橘香秋色——观汪雪蓉女士画展
发布时间:2015-08-22 来源:

橘乡秋色

 

    

    近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东方美术馆举办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精品展”,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举行。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我市画家汪雪蓉的工笔画《东篱悠然》入展。1958年出生的汪雪蓉是一位从橘林深处走出来的女画家,多以橘子、橘花、橘林为题材,被誉为浙西“画橘专业户”。

初窥门径

    十七岁那年,汪雪蓉分配到丝厂当了一名缫丝工。她工作努力,双手整天浸在水里也不叫苦。同时,她也不满足于现状,总想再学点什么。于是,汪雪蓉想起绘画——那少年时在大地上涂鸦时萌生的最初的梦。为了学画,没有时间可以少睡几个小时;没有画桌可以用床板;没有老师指点,可以自己找老师,到图书馆借书看……每隔三四天,汪雪蓉就把画好的习作给老师点评,回来再画,每送一次作品必须往返步行20多里路。就这样,汪雪蓉从县城到乡村来回跑了八个年头。她的刻苦努力,为她打下了扎实的绘画基本功。

    1983年以后,汪雪蓉进新华印刷厂工作,她在成为业务骨干的同时,一直没放弃手中的画笔。常常忙到晚上八九点,等孩子睡了,才有时间画画,常常画着画着就忘了时间。汪雪蓉说:“说来奇怪,打毛衣、看电视一会儿就想睡,可画起画来一点不瞌睡,越画越有精神。”

    有一次,汪雪蓉在创作《无闲的晚秋》时,构图、草稿、拷贝完成后,心急的她认为只要上完颜色就大功告成了。于是,兴奋的汪雪蓉连续画了三个通宵,到了第四天晚上,她实在太累了,小睡了一会儿,却怎么也站不起来,只感觉天旋地转,后来医生确诊为美尼斯综合征,主要是操劳过度,没休息好引起的。在医院里,汪雪蓉凭着这晕乎乎的感觉又开始作画了。二十多天过去,她的病好得差不多,一幅若隐若现的《月色梅影》图完成了。汪雪蓉说,她这是把坏事变成了好事,从晕眩中悟出了新的灵感,使她又多了一种表现手法。这幅画后来入选浙江省美术展。

描绘家园

    汪雪蓉绘画创作一直定位于衢州的风土人情,特别是家乡的橘园。那大小山坡上成片的橘林,那茂盛的橘花,那累累的橘果,那采橘的工具:梯子、包头布、袖套、竹篮、小车甚至跟前跟后的黄狗,汪雪蓉都非常熟悉。她采橘、包橘、观察、写生、绘画……先后创作有《喜上眉梢》、《鱼水情》、《月色梅影》、《回娘家》、《无闲的晚秋》等。作品内容主要反映橘乡风情,运笔细腻、清卓见长,所画橘树、人物,皆憨媚灵动。

    工笔花鸟画从勾勒、填色、彩晕到点簇、渲染、皴擦,需要非常繁复而细致的工作。汪雪蓉在敲定主题后,首先用木炭条或铅笔十分慎重地勾勒。汪雪蓉深知,线是中国画的灵魂。线有曲直、粗细、长短、断续之分,这就涉及用笔的提按、停顿、转折、快慢等。在腕力的推进中,叶面的勾脉,花瓣的皱褶一一呈现。汪雪蓉在“兼勾带点”的画面上开始着色,由于要表现物象的质感、立体感,仅渲染一道工序就有分染、接染、碰染、罩染、烘染等形式,汪雪蓉一幅工笔画的完成往往要耗费三四个月时间。经常给汪雪蓉工笔画题款的田人说:“汪雪蓉如此勤奋、执著于绘画艺术,这在衢州是极少的。她的画充满了生活气息,具有非凡的韵味。”田人还说,汪雪蓉工笔画,有继承,有探索。笔墨有古法,其意味正,气息纯;画路宽,题材广,能将前人不曾入画的风物运于腕下。故其作品典雅秀丽,清新怡人。

    在她的《橘红时节》里,一派和谐、恬淡中突然出现了一点亮丽的红色,那是一位在襁褓中穿着红肚兜的婴儿,他正拿着拨浪鼓自娱自乐呢。若不是汪雪蓉熟谙生活细节,是发现不了农忙时节,农妇将婴儿置在柔曼的橘园里的;若不是汪雪蓉深爱着她的橘乡,是发现不了生活的诗意的。据汪雪蓉说,为了画好这些橘乡画,她曾无数次骑着自行车赶往乡村体验生活,现场写生,细心观察捕捉可入画的素材。就这样,一次次下乡,一点点积累,终于将栩栩如生的场面展现在人们面前。

天道酬勤

    汪雪蓉很静,很质朴,不善言辞。尽管她连连不断地酿出佳作,但她一直保持着低调、谦和本色。她不但在绘画上有成就,同时她在声乐、戏曲、舞蹈等方面也有较深的造诣,是衢州艺术界默默耕耘的老黄牛。从衢江区文化馆退休后,她一直过着一种简单的生活。每天操持完家务后,汪雪蓉就捻亮台灯、铺好宣纸,在一段戏曲音乐中,开始她的绘画人生。

    天道酬勤,汪雪蓉作品多次在全国大展中获奖,画风自成一派。有作品《橘乡春潮》参加建国五十周年暨迎澳门回归全国诗、书、画大展并获银奖;《锦秋》参加全国第二届花鸟画展获优秀奖;《松鹤图》参加全国第六届年画大赛获优秀奖;《橘园春色》参加2000年全国中国画精品展获优秀奖;《钱江源》参加文化部主办的全国美展获优秀奖;《和谐》由中国人民大会堂收藏等等。

    又到了橘乡采橘时节,汪雪蓉拿着画夹和竹篓,准备到橘乡帮助采摘橘子了,她采到的不仅仅是金秋的丰收……(中潜)